首页 >>
10年风暴魔咒(二).调整经济结构“靠自己”.转型改革万无一失?
发布时间:2019-09-23 16:34:07 来源:电竞牛-电竞牛app-电竞牛下载点击:18

  从错误中学习是最为可贵的事,大马每次经历经济衰退,在经济结构上或多或少的改变,也使大马变得更为强大。

  亚洲金融风暴改善了金融系统,网络泡沫及次贷风暴让大马知道靠人不如靠己,极力让大马转型成为以内需为主的经济体。

  但这些改革,对于预防下一次的风暴有利吗?

  “杀不死你的东西令你更强大。”

  在过去的20年当中,我国经济都曾经因为外围冲击而萎缩,虽然没使经济长期停滞不前,但或多或少,都对后期发展有部份影响。

  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政府学到管理“钱”的重要性,华尔街及大机构的金钱理论并不适用在每一个国家,每个国家都必须以自己的方式管理自己的经济。

  过后的两次萎缩,让大马知道靠人不如靠自己及分散投资的重要性,而大马的经济,也朝这方向前进。

  而这都是正面的影响,风暴也是否让大马拥有至今仍无法抚平的问题呢?

  虽然大马已着手调整经济结构,但这些功夫是否足够?对于下一次风暴,我们是否拥有足够的子弹,让大马再次乘风破浪,在劣势中重新站起来?

  就让我们来看看,每次经济萎缩,我们又做了什么?

  管制资本

  增加外汇

  亚洲金融风暴之所以会发生,最大的问题就出在于大马金融市场过份自由。

  在发生亚洲金融风暴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对大马伸出援手,只要大马能通过该组织的传统做法应付,就向大马放贷,而这间接措施,是要大马变得更为自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应

  货币遭攻击传统做法

  1.让货币自由浮动

  2.进一步放宽金融系统,不实行金融管制,外国及本地人能自由地带入和带出资金

  3.高度增加隔夜利率以提防通膨及稳定投资者信心

  4.紧缩货币政策

  5.减少财务开销

  6.政府不能为本地银行及公司提供资金协助

  7.放宽外资持股门槛

  8.私有化国有企业

  9.减少政府津贴

  推迟政策

  经济衰退

  虽然时任首相马哈迪并没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但在亚洲金融风暴初期,大马依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建议行事,不进行金融管制的同时,也大量削减财政预算18%、推迟部份大型发展计划。

  事实证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做法不适合大马,快速提高隔夜政策利率(OPR)使许多人还不起贷款而倒债;政府推迟发展项目令大马经济衰退,进一步影响投资者情绪,导致更多资金外流。

  在无计可施下,政府决定实行当时如“禁忌”般的资本管制,引起外界一片哗然。马哈迪实行资本管制后,在电视访问上表示:“在大马与美元脱钩后,市场开始滥用自由汇率,把钱当成商品交易。他们以自己的系统买卖货币获利,同时伤害其他国家,全球发展不进则退。”

  “大马经济成长最快的时候是实行布列敦森林体系时,过后的系统(指自由市场)是失败的。人们已经对自由市场失去信心,外人因此大赚一笔,所以这些人不认为需要实行资本管制。”

  实施资本管制,并让马币与美元挂钩后,大马经济在短期内回稳,在1997年萎缩后一年间就回稳至7.4%,外债从1千708亿令吉降至1千610亿令吉;国行外汇储备在跌至217亿美元后,迅速在1998年回扬至262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随着局势恢复稳定,外资也逐渐回流。

  充裕外汇储备防攻击

  从亚洲金融风暴学到的教训,在于金融风暴后,大马在外汇储备上做足准备,目前共有975亿美元,若投机客攻击马币,大马会有足够资金防御。

  去年,美国联储局收水导致外资大逃,马币也因而大泻,但国行只用外汇储备缓解马币跌势,并没有进场硬扶盘,这避免大马以升息刺激马币之余,跌势也得以缓解。

  除此之外,虽然目前马币已与美元脱钩,但“国际化”封条至今仍未解开,投资者不能在海外囤积马币,遭攻击的风险也大量减低。

  除了汇率政策以外,国行也实行金融业改革,让大马金融体系更为强劲。

  泰勒大学经济学教授姚金龙表示,大马的金融系统非常稳健,资金也相当充裕。

  “发生金融风暴前,企业普遍都向银行借贷,在资金撤离下,银行周转不易,才让大马资金出现问题。”

  “目前,很多大型计划都能在债券市场上筹钱,资金不再是问题。”

  在金融海啸后,通过非传统措施,大马经济复苏速度超越其他一起跌倒的国家,但存在的后遗症就是,只要马币大跌,媒体就会紧追高官不放,追问同一个问题:“大马会否实行资本管制?”

  多元出口

  加强内需

  次贷是网络泡沫的续集,而两次金融风暴,对大马的影响,都在于出口。

  在2001年时,网络泡沫严重影响大马出口,美国当时是大马的最大贸易伙伴,无论在纺织品或电子及电器商品,多出口至美国。

  在2008年,次贷泡沫化,而这次对美国的影响更加深,对大马的影响也是如此。

  减低依赖美国

  就如当时的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政务部长拿督胡亚桥所言,大马必须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这样才能确保美国经济走缓时不影响大马经济,而在美国遭遇网络泡沫后,大马出口也开始转向中国及东盟市场。

  以截至6月的贸易结构为准,大马目前的最大贸易伙伴为中国、新加坡、欧洲及美国,相比起当年美国占去30%出口比例而言,大马出口已经多元化,不只依赖一个市场。

  此外,大马出口商品相比起当年也有所改变。电子及电器商品已经从当年的58%下跌至36%左右。

  整体出口规模方面,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大马出口在1997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1.6%,目前为73.8%,相对而言,大马对出口依赖已经相对变小,虽说如此,但出口仍然是推动经济的重点。

  姚金龙表示:“虽然在减少依赖方面大马已经不断努力,但出口对大马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无论如何,以大马的经济规模,出口是必要的。”

  内需成主要成长引擎

  除了调整出口政策之外,大马也知道旧的经济体系已经不合时势,要继续让经济成长,必须做出根本的调整。

  在大马经济转型计划上,政府深入探讨了大马经济问题。20年以来,只要全球经济有任何风吹草动,大马经济就会受影响,网络泡沫导致美国股市大泻,尽管只是发生在美国资本市场的问题,但仍拖累大马萎缩一季。

  政府在2010年的《经济转型计划报告》中表示:“世界经济不断改变,大马需要一个全新的经济模式才能成为高收入国家。

  传统成长引擎已经放缓,我们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我们的财政可持续性也存有争议……”

  为了成为高收入国,政府在2010年推出了经济转型计划,在报告中列明12项重点发展区域,希望凭这12个发展重点把大马推向高收入过行列。

  每年需成长6%

  在转型计划下,内需将成为主要成长引擎。截至2010年,国内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4%,政府希望凭零售业务、金融业及保健业提高国内消费,在3次外围因素创伤经济后,这是必要的改善方案。

  “这非常重要,因为这可让大马减少对国外的依赖,以成为像台湾及纽西兰的高收入国家。”

  根据经济转型计划,大马把高收入国定义设在每年人均收入1万5千美元,为达到这标准,大马经济需要在2011年至2020年间每年成长6%,此外,私人投资也需要在期间从每年成长2%跳跃至12.8%,出口及进口也需要大步走高。

  2020宏愿

  似近还远

  经济转型计划列出的12个重点发展项目当中,11个为领域发展,分别是油气及能源、棕油及橡胶、金融业、旅游业、商业服务、电子及电器商品、批发及零售、教育、保健、传媒及基建、农业推动经济发展,最后一项发展计划为巴生河流域。

  在政府的计划中,油气业将会是最主要的发展项目,希望就推动能源、棕油、金融服务及零售业,能占总成长的60%。

  贵为我国的主要成长区域,在能源方面,除了复原油田及提升探勘以外,大马希望凭岸外服务的经验,转为一个区域性的油气业服务中心。

  油气业面临挑战

  在报告中指出,东盟的油气业市场十分分散,业者分别在大马、印尼、新加坡及泰国设立分行,不如欧洲及美洲,油气业通常都聚集在阿伯丁、斯塔万格及休斯顿。

  新加坡向来在亚洲原油库存市场都有相当地位,目前新加坡的使用率已几乎触顶,政府的景愿是与新加坡合作,成为如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安特卫普(ARA)般的区域中枢,提供提炼、库存及掺混工作。

  除此之外,大马也希望极力发展再生能源,特别是太阳能及水力能源。

  但好事多磨,由于油价大跌,油气业大头都纷纷削减资本开销,而这影响油气业发展,姚金龙表示:“近期油价走跌对油气业影响甚大,私人投资也因而减少,大马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达成设下的目标。”

  油棕下游未达标

  身为全球第二大原棕油出产国,虽然在油棕项目上大马已经是个佼佼者,但我们的原棕油仍有成长空间,一些小园主的产量没有成长,政府希望大企业能与小园主交流,增强小园主的竞争及生产能力,毕竟生产能力与国内总收入成长有直接的关联。

  此外,以目前而言,大马多在下游业务上截取所有的利益。大马的棕油出口仍以原产品为主,在下游发展上慢于其他国家。因此,大马目标为增加油脂衍生产品的研发工作,希望把在2010年时的1%增加至40%。截至2014年,国内仅有9亿3千461万令吉投资在这项目上。

  虽然如此,根据2014年的报告,虽然大企业已开始投资下游业务,但目前仍还未达成目标,需要提供资金援助及鼓励小业主及外资合作以增加油脂衍生产品研发及生产。

  整合金融业

  金融也是政府力推的主要领域。政府坦言,因1997年的金融风暴实行的资本管制令外资对大马存有不好的印象,而使大马在金融方面不如香港及新加坡等热门。

  虽说如此,在1997年后政府鼓励银行整合,使目前国内8家银行的财务和业务相当强稳,就连在次贷风暴时,银行都能持续盈利,也有足够的资金抵挡冲击。

  在2020年前,政府希望能使本地银行更为国际化,特别是在区域内发展,此外,增强财富管理及寿险市场,根据2014年的经济转型计划报告,伊斯兰保险及寿险的渗透率是大马总人口的54%。

  此外,政府极力推动的伊斯兰金融使大马在国际打响名堂,在今年大马更首超伊朗,夺下伊斯兰金融国家指数榜首位置,大马也希望成为全球的伊斯兰金融中心。

  转型路迢迢

  无论是油气、金融及油棕业务,大马都希望成为区域内的代表,在供应链里爬上更高的位置。

  内需方面,政府希望提升大马本地电子及电器产品消耗,减少我国的电子及电器商品对外部的依赖,同时,政府也希望让大马的零售业者走向海外市场,如让大马机场成为零售天堂,吸引外国人购买本地商品,此外,也预备让大马零售业者购买外国的零售业者股权,及通过电子商务让大马零售业务推向海外市场。

  距离2020年,经济转型计划已经实行了一半,但姚金龙认为,大马还没赶上进度,而最大问题出在劳动力上,特别是外来廉价劳工一再令大马企业缺乏开发及发展精神。

  “但撇除经济成长不谈,以整体而言,大马的经济系统已经比之前更为强劲及多元化,同时也有更大的保障。”

  总结:

  经济更为全面,减少依赖特定行业。

  虽说如此,但大马还是有新的问题,政府债务几乎触及法定的55%上限,家庭债务也存有风险。

  以目前已转型的结构来说,大马能说是万无一失吗?如果发生金融风暴,大马是否还能挺直腰?

  明天我们来探讨这些问题。

  【10年风暴魔咒(一).风暴魔咒2017降临?】

  【10年风暴魔咒(二).调整经济结构“靠自己”.转型改革万无一失?】

  【10年风暴魔咒(完结篇).抗萎缩拼成长.大马还有筹码?】